每天为玩家更新开拓魔域信息、新开魔域SF、低倍经验魔域公益服!
当前位置:魔域sf > 魔域私服外挂 > 正文

煮一壶茶香,揽一怀清风,我自悠然

   如果可以,请剪一束向晚的风给我,最好能让我看清悬在水上的承诺,是否会下沉。

    
    该知道,但凡习字、写文的女子,经过光阴的淘洗,内心都已十分沉静,看得清表面的喧闹和心底的寂寞,不屑于灯红酒绿,不热于繁华锣鼓,偏偏钟情于自家的篱笆紫藤,三分闲淡时光。
    
    也该知道,越是把一切看轻,看淡的女子,就越不在意誓言,纵使承诺三千,她也不过是浅浅一笑,当作一阵风过耳,不着痕迹。
    
    他知道我在等一个人,一个可以让我结束漂泊,心有所依的人。可以三年、五年,也可以用上十年,如果他不出现,就用一生来等待。
    
    初见蜗牛时,是在无锡一个小镇的出租屋里,四室一厅,宽敞有余。第一眼看到他,就认定是大叔级别的人物,其实不过大我六岁。可是,说话做事,他处处与我作对,非要跟我争个对错,也是第一次,我跟一个人争吵的面红耳赤。云站在一旁不说话,有时看看这个场面,对着我无奈的笑笑。
    
    隔两个礼拜左右,我订了开往浙江的火车。那天,天下着小雨,云打着伞送我坐上公交,辙身而去。
    
    一年多以后,太多事,已不是三言两语可以写完的,虽然夏天的章节足够长。隔上一段时间,他就会来一次电话,只是我们不再为一些琐事的看法而争吵,安静的,沉下心来,讲述生活。
    
    过完春节没几天,因为他与堂姐相亲的关系,再次见到了他。依旧是老样子,清瘦,给人一种见风就倒的感觉。极少穿高跟鞋,春节回家为了应付不得不买了一双。那天,穿着高八公分的鞋,站在他面前,我伸手去够他的头:蜗牛,你看,我是不是又长高了?他不说话,向门口走去。
    
    送他到门口时,他说:你吃胖了,不过挺好的。我笑笑:胖点可爱嘛!看他坐车离去的时候,一阵寒风吹来,我突然有一种凄凉感。
    
    三月,离开呆了将近三年的江南,回到北方。日子,琐碎平常,很多时候,趴在窗台上看着窗外的一景一物发呆,会忘记自己的存在。蜗牛依旧隔上几天来一次电话,淡淡地说着周遭,不会太多埋怨,原本就从事于销售的他,有一套攻心的方法,不过,他忘了我是写字的,还略懂一些心理学。
    
    他知道我在等一个人,虽然散漫,虽然倦怠。隔着电话,他清淡地说:四年之后,那个人还不出现的话,我娶你吧。我笑了,觉得可笑,甚至觉得自己的笑声里有太多张狂。四年,不长也不短,谁又能说清四年的时间会发生多少事,更何况一句随口而来的承诺。
    
    我曾说,此时的光阴是青绿的,就像盛夏的叶子,生命力蓬勃,甚至每一根脉络,都是向阳的,都是喜欢和风细雨的。虽然偶尔任性,偶尔喧闹,偶尔坐在深夜里浅饮一杯夜色,把手里的时光,翻来覆去的读上好几遍。
    
    爱上冷清,也就爱上寂寞的感觉。一个人漫步,跟着思绪慢慢走,直到把每一朵花每一株草,都记在心里,把和风暖阳,都拥在手臂间。
    
    女子该如此,看得了繁华,经得起寂寞。时光漫长,煮一壶茶香,揽一怀清风,我自悠然。

版权保护: 本文由 魔域sf 原创,转载请保留链接: /haomoyu/36.html